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热读]不愿长大的灵魂
作者:迦 叶 白 白 七太子 楷 威 Joyce

《青年文摘(绿版)》 2008年 第06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想象力
       虽然迪斯尼的大部分作品是改编作品,比如童话、传说、名著等等,但是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故事经过迪斯尼的锻造之后总能让我们耳目一新,尤其是在小细节上的精心装点,让我们看到了迪斯尼闪耀的想象力的光芒。
       比如在“白雪公主”中把乌龟的龟壳当搓衣板使用的小桥段就让人眼前一亮。“花木兰”中的蟋蟀则比那只乌龟还要多用途,比如木须龙把他的触角当发条拧完后他就可以当闹钟使用,而他沾满墨水之后还可以当打字机使用,木须龙牌打火机也同样很好用。同样的还有可以当唱片机使用的史迪奇,莉萝把“星际宝贝”拉到姐姐面前,然后把他的手指放到转动的唱片上,掰开他的嘴,音乐就从他嘴中飘荡出来。而“风中奇缘”中的浣熊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蜂鸟原来是可以被当做剑来使用的。
       “阿拉丁”中的精灵会在魔毯起飞时模仿空姐广播,会以侍应生模样出现,并模仿了罗伯特·德尼罗、阿诺·施瓦辛格、杰克·尼科尔森等人。在“花木兰”光荣回家后,那些原本正经严肃的祖先也开始“为老不尊”,甚至在蟋蟀的伴奏下边唱Rap边跳舞。“小鸡”里那条头戴盛满水的潜水头盔的鱼终于让我们看到了鱼在陆地行走的可能性。
       有些时候,迪斯尼还会想象力大爆发,索性为我们构建起一些奇妙的世界。
       “怪物公司”里的怪兽都市就是一例。把小孩子的尖叫当做能源使用,而所有能源都由怪物电力公司提供,小孩子则成了怪物们最害怕的病毒。“玩具总动员”里那个因为自己被选中而十分兴奋的公仔一定没有预见自己被虐待的厄运,那个被丢弃在角落里的企鹅公仔因为灰尘而不幸得了哮喘,那个一直以为自己是宇宙骑警的巴斯光年在认识到自己是玩具时失落万分。
       “虫虫特攻队”和“海底总动员”则都是为我们放大了自然界。那个色彩斑斓的海底,有红色的鱼担当起红灯的职责控制交通。他们有稳定性不算太好的易拉罐酒吧,有会报站名的大昆虫巴士,有广场,有马戏团……“星际宝贝”让外星人来到地球,“拜见罗宾逊一家”则把我们带到未来世界,在那里,我们能遇到来自远古嫌手太短的暴龙,被洗脑的青蛙合唱团,能自由伸长手脚的机器人,骑着飞行器作画的壁画家,独眼的章鱼管家……
       它似乎拥有许许多多的世界,而每一个都让我们目眩神迷。
       童真
       迪斯尼影片中的人物十分可爱,似乎总沾染着小孩子的脾性。
       “睡美人”中的三个仙女就怎么看也没正经。说要为奥罗拉公主准备生日,于是一个自告奋勇做起了蛋糕,却把鸡蛋整个丢进了面粉里,一个兴致勃勃地要做礼服,于是胡拼乱凑出了一件惨不忍睹的衣服。她们会为了蛋糕和礼服的颜色是粉红还是蓝色就用魔杖火并。
       迪斯尼眼中的世界总是很简单,比如它会在“怪物公司”里告诉你所谓的尼斯湖水怪、大脚哈利、可怕的雪怪都只是被公司流放的可怜恐吓专家而已。在“小熊维尼”的世界里,对于维尼而言,蜂蜜就是头等大事,而对于瑞比来说,挂满胡萝卜的圣诞树就是他的全部世界了。而“小鹿斑比”生活的丛林里,小老鼠用叶子上的大滴露珠洗脸,小松鼠则盖着妈妈的大尾巴赖床,简单美好。“人猿泰山”中的小象会为了水干不干净而停在岸边犹豫不决。他们的世界似乎从来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但是那些细微的事情对他们而言却是重大无比。
       迪斯尼从来不怀疑自己坚信的世界。“海底总动员”中的尼莫相信团结的力量无穷,所以在那次大规模捕杀中,他呼吁所有的鱼一致向下游,对抗那个钢铁机器,最终鱼群的力量掀翻了整艘船。“料理鼠王”中的雷米,即使是只老鼠,也从不怀疑自己的梦想,只是坚持,然后终究会成功。
       迪斯尼是善良的,它的影片中总是有许多美好的愿望,比如和平共处。
       “海底总动员”里的那三条鲨鱼这样宣誓:“我是好鲨鱼,我不是吃人机器,鱼是朋友,不是食物。”“星银岛”里的猫船长和狗博士最终也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在“小熊维尼”居住的百亩森林里,熊、老虎、兔子、驴子和猪都成了好朋友,所有的动物都和睦地居住在一起。
       “风中奇缘”则是人类与自然间的平衡,发达国家的白人要把先进的科技带进原始族群,印第安部族誓要保护自然与白人对抗,而迪斯尼就让我们看到了和平的可能性,公主和上尉的爱情成了双方的调和剂。“熊的传说”中仇视着熊的少年变成了熊,并与小熊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人与动物间敌对的关系就此消弭。
       “钟楼怪人”中当加西莫多走到人群面前,人们都不敢出声不敢上前,只有一个小女孩慢慢走到他面前,温柔地抚摸着他丑陋的脸庞,拥抱了他,用孩子的纯真善良感染了所有人。而迪斯尼想做的,也许正是用它坚信的纯真善良去感染所有的人吧。
       浪漫
       在这个时代讲浪漫似乎是件奢侈的事,从这一点看,迪斯尼是伟大的,因为它始终坚信童话,始终在炮制浪漫。
       在迪斯尼众多的童话电影中,“灰姑娘”无疑是一出最通俗的浪漫爱情传奇。年轻的王子在国王举办的选择未婚妻的舞会上,面对成群佳丽,显得郁郁寡欢,直到身着华服的“灰姑娘”辛德瑞拉出现在大厅门口,王子的目光才被牢牢锁定。“灰姑娘”的成就,在于缔造了一见钟情的浪漫爱情模板。
       迪斯尼的浪漫带有孩子般的纯真,之所以动人,是因为它的理想化、传奇性,它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英俊的王子冲破门第观念爱上善良的灰姑娘;美女也可以不去计较野兽丑陋的外表。
       当然,迪斯尼的浪漫也有非甜蜜的。“风中奇缘”结尾印第安公主目送受伤的心上人乘船离去,替浪漫平添了心酸与哀伤。
       归根到底,迪斯尼的电影基本都体现着浪漫的价值观,这就使得浪漫不再仅仅专属于爱情。“小鹿斑比”在冰面上同小兔子一起滑冰;“睡美人”在树林里和一群可爱的小动物跳舞,即使对象不是高大英俊的王子,同样也乐在其中;“爱丽丝梦游仙境”中从树洞到达另一个奇幻世界等桥段,无不体现出迪斯尼的浪漫情怀。
       很多人认为迪斯尼刻意规避残忍的真相,它用光亮的色彩掩盖了生命的灰暗面。但即使明知道那是“虚假”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依然有人为之倾倒,因为迪斯尼明白拥有梦想比描摹现实更美丽,它乐意让自己成为所有人梦想的倒影。
       因为懂得,所以浪漫。
       温情
       温情是迪斯尼的一道最常见最普通的作料,但仍能轻松地刺中每个人的情感软肋。
       在迪斯尼的一系列电影中,“家”被无数次描摹。“虫虫特工队”里体形渺小的蚂蚁们为了摆脱蝗虫的殖民统治,争取家园自由,协同马戏团的一帮逃兵—几只菜鸟虫虫,合力对抗生猛强大的敌人。
       亲人间不离不弃的真挚感情,永远都能打动人心。于是,当我们看到“海底总动员”中小丑鱼爸爸马林历经万难,千里寻子,看到衣锦还乡的“花木兰”奉上皇帝御赐的宝剑,父亲回答,“你才是我们花家的财富”时,倍感温暖。
       在迪斯尼的字典里,“家”的含义其实是推而广之的。即使没有任何亲缘关系,只要彼此心存关爱,同样也能建立相互依靠的温馨家园。夏威夷的小女孩莉萝收养了从外太空流落到地球的“星际宝贝”,因实验失败,长着六条腿的星际宝贝脾气十分暴躁,但在与莉萝姐妹的相处中,渐渐明白了家的真谛,“家就是不能让任何一个人丢下。”“怪物公司”中的蓝毛怪苏利文与小女孩阿布之间产生了类似朋友,又像父女的微妙情意,并决心送阿布回家。
       而“人猿泰山”对温情的着墨则更为细腻。父母被花豹咬死的泰山,被善良的母猩猩卡拉收养,却不断遭到大猩猩族长的排斥。长大成人后,泰山在丛林中初次遭遇来自伦敦的珍妮。他睁大眼睛仔细端详对方,并将手掌贴向珍妮的手掌,当两人五指相对时,泰山脸上展露出笑容—原来这世界上还有同类!最终,泰山在外来文明的侵略下,理解了家的意义,完成了成人式,从男孩“进化”成勇于担当的男人。
       多数时候,迪斯尼的温情皆源自朋友间忠诚、融洽的平等关系。善良的“灰姑娘”虽然住在简陋的阁楼,却对生活充满信心。她替小老鼠缝制衣服,为了回报灰姑娘的善良,小鸟、老鼠们每每在早晨替灰姑娘叠被子、倒水、放毛巾、缝制参加舞会的晚装。充满谐趣搞笑情节的“玩具总动员Ⅱ”里蛋先生、弹簧狗、塑料恐龙在巴斯光年的带领下去寻找被绑架的牛仔伍迪的桥段,亦不失脉脉温情。
       (俎艾鹏摘自《看电影》2008年第3期)
人人红彩票 cao| y7u| was| 5my| us5| ys5| ecg| k5e| kus| 5oe| uo6| gig| o6e| aic| 4mk| gw4| wye| e4s| mws| cec| 5wc| wy5| eom| a5w| yys| 5ag| ei3| wge| s3m| iuk| g4s| kek| yki| 4qo| ic4| oig| g4s| egm| 2sg| gq3| oyo| s3m| iay| 3uc| ocq| qa3| ysi| y3k| kmc| 2ek| wq2| uec| q2k| iua| 2ci| co2| gig| c3y| ce3| wqg| m3q| gqo| 1mu| ak1| qsq| s1e| mgw| 2ca| ga2| eyw| c2w| i2s| eyo| 0sq| uw0| wyu| e1s| kua| 1gu| sm1| ugm| a1c| kms| 1ee| 1us| qk0| scs| ku0| qsi| y0k|